360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logo

列表頭部廣告一條

文體 文體> 港城文化

古韻港城:用四十載勾勒“歷史文脈”

【連網】(張晨晨 相星宇  文/圖)自東夷古文化孕育于朐山大地,到秦始皇設立秦東門;再到《嘉慶海州志》上記載的“古海州城”——港城擁有悠遠的歷史脈絡,也留下了數之不盡的文化遺存;像孔望山摩崖石刻和“雙龍漢墓女尸”,已經成為人所共知的港城“歷史文化符號”。

1

而伴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我市的城市價值定位不斷凸顯,城市文化形象塑造也變得越發重要。目前,我市正在積極申報國家歷史文化名城,這些珍貴的古文物,無論是可移動,還是不可移動,都正成為助力這項工作的有力證明,更是彰顯港城文化軟實力的“根本”所在。

“九州摩崖第一尊”

從“養在深閨”到“海絲申遺”

“我市目前共有9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8處省保、71處市保和57處區縣文物保護單位。”站在“市各級文物保護單位分布沙盤”前,市重點文物保護研究所所長高偉欣然介紹道,“這是改革開放40年來,我們一線文博工作者們不斷努力的成果。”

而在沙盤上密密麻麻排列的文保單位中,“孔望山摩崖造像”和“將軍崖巖畫”排在了最前列,足見其文史價值之高。

1981年1月31日,《連云港報》發表了一篇通訊報道《“國寶”的發現者——史樹青先生在我市考古隨記》。文中如此記述:1980年6月6日,“養在深閨”的孔望山迎來了一群參觀者,其中就有著名史學家、文物鑒定家史樹青。市博物館原館長周錦屏作為當年的親歷者之一,為筆者仔細回憶了當時情景:當時無錫召開全國文物鑒定座談會,結束后,我市文物工作者李洪甫老師就邀請他回京之際,順道來連考察一下我們本地的文物情況。不成想,他的到來,為孔望山摩崖石刻“走向全國乃至世界”做了巨大推動。

當時,這組石刻在海州百姓中,更多被解讀為一般民俗傳說,但這位頭發花白的長者,卻有著不同尋常的解讀空間。他神情特別專注,看得尤其仔細;時而貼近崖壁,用手比畫著辨認;時而后退幾步,瞇起眼睛揣摩。“太好了!這些石刻的內容與佛教有關,刻于東漢時代,是我國最早的佛教石刻!”他欣喜異常。

報道一經刊發,便轟動全國。當年4月1日,“孔望山摩崖造像”以及“將軍崖巖畫”遺跡調查資料在國家文物局展出,轟動首都學術界。當晚,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新聞播發了這一重大發現。緊接著,《人民日報》星期畫刊用整版篇幅刊登專題圖文,引起美國、日本等國學術界的高度重視。周錦屏親身參與了那次展出,他回憶道:來自考古學、宗教學、民俗學等領域的專家慕名來到國家文物局參觀,嘖嘖稱奇。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巨贊法師在展覽圖版前佇立良久,很激動地對在場的我市文博工作者說:“我有幸能看到我國最早的佛教造像,要感謝來自孔望山的客人!你們功德無量啊,我一定要到黃海邊上去朝拜!”

時間回到半個月前,就“海絲”申遺問題,高偉陪同全國政協委員、著名文化遺產保護專家賀云翱,專程前往孔望山,實地考察了摩崖石刻。頂著烈日,賀云翱不顧年事已高,親自攀山而上,細致研究。他斷言:以“孔望山摩崖造像”為主體的孔望山遺產群對連云港申遺具有重大意義,地方政府應該加強對該整體保護利用規劃的研究制定。據市文廣新局(文物局)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孔望山摩崖造像”保護規劃方案已經制定成熟。

一具古尸的發現

揭開老海州“大漢遺風”

走進市博物館一間陳列室,便可看見一尊透明玻璃棺內,“凌惠平”的身體就浸在福爾馬林液面之下。透過1厘米厚的玻璃,可見她體態雖已萎縮,但仍顯得豐滿潤澤———這具2002年被發掘出來的女尸,自面世以來,舉世矚目,成為繼湖南馬王堆漢墓、湖北荊州漢墓后,我國又一次發現保存完好的漢代濕尸。

時間回溯到2002年7月7日。下午3時多,在位于雙龍村花園路的工地上塵土飛揚,挖掘機轟隆作響。正在當班的施工工人姜茂東,坐在距地面約兩米高的駕駛室里操縱著挖掘機在緊張地作業。挖了大約半小時,忽然,姜茂東感到“碰”到了石頭,他用力一挖,挖上來一塊厚厚的木板,好像是個棺蓋。

得知消息后,當年的市文管辦和市博物館人員立即趕到現場,從墓葬形制判斷確定為一處漢代墓葬。整個墓的結構為一穴兩槨四棺墓,南槨室內棺編為4號棺,北槨室內由南往北依次編為1號棺、2號棺(男主人“東公”棺)、3號棺,四具棺木均保存完好。這些珍貴文物很快被運抵市博物館,進行下一步工作。

工作人員項劍云和助手們,原本對于棺中遺骸不抱希望,可是當打開3號棺棺蓋時,意外出現,一雙完整的人腳從棕褐色棺液里露了出來。“當時看到人腳,我們都嚇了一跳。”已經退休多年的項劍云回憶道。《連云港日報》還對此做了詳盡的跟蹤報道。棺蓋被打開后,一具身著薄薄的絲織品的女尸完整展現。“這是一個重要發現,在我國濕尸發現不多,特別是華東地區,這么長時間,保存比較好是非常難的。在歷史學、病理學、人類學等方面,有重要研究價值。”項劍云興奮地說道。

被移出棺木以后,女尸一直“住”在館內第一展廳內,為達到常溫保存,館里專門為它安裝了兩臺大功率的空調,晝夜不停運轉。同時每天從制冰廠訂購10余塊冰塊圍在女尸周圍。“其實,她的出棺經歷,操作時非常簡陋。”時任館長周錦屏介紹,“我們此前并未有處置古尸的經驗,出棺后,置放成了難題”。幾個預想措施都被否定,思來想去,他提出一個大膽方案:用鋼管和彩條布組成一個臨時容器,用以收納尸體。

時過境遷,如今國內外遺體保護最新技術,已用于這具“國寶”級女尸的長期保存;這項搶救性工程,也為市博物館錘煉出一批“實戰尖兵”。

一線“文保攻堅戰”

用赤誠鍛造港城“文化軟實力”

除孔望山摩崖石刻、漢代女尸凌惠平等,我市還有桃花澗文化遺址、藤花落遺址、尹灣漢墓(簡牘)等珍貴歷史遺存,它們豐富多彩,猶如鑲嵌在黃海之濱的璀璨明珠,彰顯著我市的歷史底蘊,承載著我市的文化內涵和民族精神。而我市基層文博工作者,在保護過程中,無疑付出大量心血。他們依靠更加先進的技術手段、專業的人才隊伍,不斷打響一線“文保攻堅戰”,為港城文化軟實力的錘煉,立下汗馬功勞。

“十二五”期間,市重點文物保護研究所在省文物局、南京博物院、市文廣新局、市財政局等單位的通力合作下,完成了我市7處文物保護單位的維修保護工程,使得我市一大批亟待保護的不可移動文物得以有效保護。這與我市不斷壯大的文博工作者隊伍也不無關聯。時年32歲的劉陽是市文保所最年輕的隊員,作為南大歷史系考古專業畢業的他,對文保工作有著一腔熱血。“做文保工作,老同志其實更有經驗,但青年文保工作者最大的優勢,是具有更廣闊的思維和視野、更創新的舉措以及更多專業而現代的文保技術。”

“我們的志愿者隊伍也越加壯大。”高偉說,為更好做好文物保護工作,自2011年起,市文保所牽頭成立了文物保護志愿者組織,并在此基礎上成立了市文物保護協會,這一創新性舉措開啟了一條社會力量參與文物保護的新途徑,熱愛文保的市民不斷參與其中。據不完全統計,自成立至今,志愿者開展各類文保活動500余次,總行程四萬公里。

隨著“孔望山摩崖造像”的影響力越來越大,我市獨特的石刻文化也越來越得到重視。2011年至2015年,市文保所開展了連云港地區石刻文物調查工作,這是省文物事業發展“十二五”規劃重點調查項目。該項目調查石刻文物近千處,先后制作各類拓片上千幅,出版了三部專業書籍。而為更好地發揮石刻文物拓片的社會教育功能,去年,市文保所成立了連云港石刻研究中心,力求“讓文物說話,把歷史智慧告訴人們”。

市博物館也在文保方面不遺余力,不斷成長。據館長張大強介紹:40年來,我市博物館,從單一的文物陳列機構,慢慢轉變為兼有陳列、研究、宣教、文創為一體的綜合文保平臺;人才隊伍在壯大,受眾吸引力不斷提升,正成為名副其實的“港城文化會客廳”。值得一提的是,該館目前正在為“凌惠平”打造一個恒溫恒濕無菌的萬級“儲藏空間”,為的是讓這具珍貴遺體得到更好保護。而新的展覽功能和展示路線也在積極構想中。

2017年11月,市委市政府全面部署申創“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的相關工作,文物保護作為此次申報工作的重中之重,廣大基層文博工作者因此肩負著重大歷史使命。市文廣新局黨委書記、局長田明介紹,“我市的歷史文化遺存,正成為申報歷史文化名城的一種軟實力。將它們有效保護、利用、傳承,將助推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的申報,而申報成功則有助于給這些文化歷史遺存提供更寬廣、更有利的展示平臺。” 

相關新聞

360彩票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