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logo

列表頭部廣告一條

文體 文體> 港城文化

王欣: “梨園新秀”唱響“淮海”新樂章

【連網】(相星宇  張晨晨)王欣是淮海劇團青年演員隊隊長,筆者與她聯系采訪事宜時,正趕上那兩天有排練任務,她分身乏術。終于在第3天,在臺風將要過境之際,筆者在富強路3號———老藝術學校、現在的連云港市淮海劇團見到了她。

1

眼前的她秀外慧中,氣若幽蘭,與人相見時總是面含笑意,雙眸清澈動人,清秀的面容遮掩不了她的靈動以及從周身散發出的堅韌與不服輸的品格。

王欣是一位自我要求嚴格、勇于嘗試創新的優秀淮海戲青年演員,在日常生活中,則被朋友評價為“性格獨立脾氣好,在一起相處很舒服”。

2

機緣巧合,走上淮海戲演藝之路

今年25歲的王欣,青春陽光。作為一位唐山妹子,6歲時,她便隨父母來到江蘇沭陽。“我天性是愛歌的,吟唱空靈優美的歌謠是我兒時唯一的樂趣”,她用散發著希望光芒的靈動雙眼真誠說道,四五歲時,她便能跟著電視上的歌唱類節目,有模有樣地唱起來,她因唱歌好聽而紅遍街坊鄰里,大家都親切地稱她為“小夜鶯”。

可當王欣想要去當地的少年宮學習專業的歌唱技巧,并流露出日后繼續走藝術這條道路的想法時,當時身為軍醫的父親和藥劑師的母親卻并不贊同,他們希望女兒也能從事和醫生相關的職業。執著于動聽優美音樂的王欣,表達了自己對歌唱的極度熱愛,最終,父母做出妥協,這得以讓她的演藝理想生根發芽,并就此決定了今后的人生軌跡。

就這樣,不問未來,不問前程,剛10歲出頭的小王欣,為了追尋自己的歌唱之路,從沭陽奔向了千里之外的唐山藝校。一年后王欣回到了家鄉,正好趕上江蘇省戲劇學校淮海班的招生。

現在公認的淮海戲的一個起源是出于沭陽吳集鎮的“拉魂腔”,以沭陽方言為標準音,并結合兼顧附近的泗陽、海州鄉音。這樣的淵源更是把王欣的命運和淮海戲緊緊結合在一起。2008年6月,淮安市、我市聯合申報的“淮海戲”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淮海戲長期扎根于人民群眾中,它的音樂唱腔非常豐富,有濃郁的地方特色,曾風靡于整個淮海地區,群眾喜聞樂見。

一開始剛被淮海班錄取時,王欣并不知道自己以后是要學唱戲的,只知道到戲劇學校上學,當時的淮海班就設在市藝術學校,由市里對外招生。她在進入淮海戲表演專業學習時擔任淮海班班長和校學生會生活部部長等職務。在藝校期間,雖然專業導向性明確,但因為師資力量的不足和專業老師的缺乏,平時練習最多的還是跳舞,淮海戲在一周只安排3到4節課,也僅僅是教授練練唱腔。那時的王欣對跳舞和唱戲動作的區分還不是很清楚,以至于在2012年到歌舞劇院實習一年后正式到淮海劇團,一切似乎才“從零開始”。

不過,在戲劇學校多年的學習為王欣打下了堅實基底,更培養了她對于淮海戲的喜愛。在校期間,她在淮海戲省級傳承人霍一君、國家二級演奏員趙斯斌等老師的躬身教導和嚴格要求下,開始步入了五彩紛呈的戲曲世界,就像是進入了新的時空。“淮海戲的唱腔優美動聽,我被深深迷住。”

多年無悔付出,只為一朝釋放

從課堂真正走到工作崗位,很多現實問題才逐漸浮出水面。在歌舞劇院實習的一年中,唱歌、跳舞、唱戲、小品,什么工作都干,而進入到淮海劇團后,術業有專攻,當一門心思都放在唱淮海戲上時,王欣才發現唱戲和舞蹈的動作是不同的。

在劇團老師的教導之外,在日常的工作安排之余,王欣也會積極報名參加一些比賽來尋找不足,激勵自己不斷提升實力。有一次演出之前的一段時間,因為瘦的緣故肺活量不夠,為了調整唱戲時的氣息,她早上起來后會繞著市政府跑圈,這條路線熟悉后還曾經從現在的演藝集團所在地跑到市汽車南站。這些付出都為她夯實了基礎。

淮海劇團的青年演員們在承擔大型演出的準備工作時都是異常辛苦的,由于人手不足,常常一個人要頂5個人來用,有時候為了保證演出的成功舉辦和令人滿意的效果,劇團會花費2至3個月或者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來做好充足的準備。這種準備工作對于演員們的身體和精神都是一個巨大的考驗,王欣則迎難而上。她習慣每天早上六七點鐘起來練早功,一直到八點鐘食堂開飯。而在白天,王欣不喜歡待在辦公室,她最常去的地方是練功房,她會自己搬一張椅子,常常在練功房一呆就是一整天。

機會對于每一個人來說都是公平的,重點在于自己能否可以承受住機會來臨前的孤獨寂寞和日復一日的辛勤付出。有一次戲劇節,因為前期沒日沒夜地過度用嗓,導致在演出前聲音變啞,可那場戲劇節王欣被安排了開場和結尾兩個折子戲。她不顧已經不適的嗓子,依然全身心投身到演出中,專業的實力最終在舞臺上大放異彩。

淮海劇團每年都有一次考核,演員需要尋找適合自己的戲曲唱段通過學習將它演繹出來。抱著“不能越學越簡單”的心態,在入團后的第三年,也就是2015年,王欣選擇飾演和自己原有行當青衣不相符合的《樊梨花點兵》中刀馬旦的角色。當時考核的情形現在還歷歷在目,當時因為感冒的緣故,嗓子不舒服,不過她在表演時還是忘我投入、拼盡全力完成了時間長達八九分鐘的唱段,這次的表演受到了劇團團長的稱贊。

今年1月19日,我市舉辦演藝推介會,由王欣表演的淮海戲《樊梨花點兵》古調新聲,戲韻悠長,引起觀眾的熱烈反響,也成為王欣的出道之作。得益于這次推介會的寶貴機會,王欣得以展示自身的實力與風采,收獲了一定的名氣。同時因為這場戲,王欣的領導、老師以及同事們都對她有了認可,這對于王欣日后不斷突破自我、創造探索,表演出更多受觀眾喜愛的作品有著很大的激勵作用。

“用我們青年一代的力量,把淮海戲傳播出去”

20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是淮海戲活躍和輝煌時期,自20世紀90年代起,由于電視網絡等現代傳媒的普及,特別是港臺及西方文化的沖擊,人們對淮海戲的興趣也逐漸淡薄,尤其在年輕人中少有聽眾。很多年輕藝人由于工作編制和工資薪酬問題選擇改行,有人選擇在外開班進行輔導、有人在其他單位找到相對穩定的表演工作,也有人從此不再接觸戲曲表演,徹底改頭換面、從事一份全新的工作。而王欣卻堅持了下來。

作為一名青年“淮海人”,王欣清楚地明白他們身上所扛下的重擔,正如之前一位老師所說:“十年就是一代,淮海戲在十年前很興盛,而在最近這個十年可能進入了低迷期,可接下來的十年說不定又會變好。”在淮海戲的又一興盛時代來臨之前,青年淮海演員們能做的只有為將來淮海戲的大放異彩積聚能量,“要用最好的自己,遇上最好的機遇。”

平時沒有排練時,她會找一些網上的視頻,不斷嘗試新的角色,挑戰自己,突破自我。原本行當青衣的她在《樊梨花點兵》中,將刀馬旦巾幗英雄的颯爽英姿表現得淋漓盡致;最近她還在《墻頭記》中嘗試彩旦的角色,通過對戲曲中人物情緒的有力把握,她在前兩天審核中得到了老師的贊同,成功拿下了這個角色。戲路寬才能有未來,很多時候在擺脫固有模式的限制后反而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現在的淮海戲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在原有基礎上,借鑒吸收更多劇種唱法的優勢與亮點,讓它擁有生生不息的生命力,讓更多年輕人喜愛上我們的地方戲曲。”王欣說,現在的很多孩子從小便知道了外國的芭蕾舞和歌劇,卻對本地的淮海戲知之甚少。我們打開眼界去吸收外來文化的精華部分的同時,更不能忘本,淮海戲作為優秀的地方戲種,本身便是在淮海地區孕育而生,經過多少代淮海人的傳承接力,發展為如今完整的一套體系。

王欣說:“傳承淮海戲古典美,創造淮海戲現代美將會是我未來矢志不渝的追求,我清楚地知道前面的路途并不坦蕩,走過去也絕不輕松,但是有什么辦法呢?我總聽見,遠處有一種聲音在召喚,而且后面還有人們的希望在催迫。”非遺是人類文明的一個縮影,淮海戲文化是華夏文明的一部分,它來自于蘇北勞動人民的生活智慧,它是人們曾經的生活方式。淮海戲的發展與變遷印證的正是一部鮮活的蘇北文化史。找到戲曲活態傳承的路徑、永葆藝術生生不息的青春活力,是我們這代人光榮而又義不容辭的使命與責任。

相關新聞

360彩票大乐透走势图